8000亿市场 外国牛肉入侵:中国企业为什么就是不

admin 2020-06-18 19:17 行业动态

不过,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牛肉行情开始进入了“牛市”。在2007年初,20块钱还能买到1公斤牛肉,2013年牛肉价格就突破60元,涨幅达到200%。

2001年时,我国人均GDP第一次达到1000美元,到2019年突破1万美元,中国牛肉消费迅速上涨。

2018年底,非洲猪瘟爆发,牛肉作为替代品,需求量进一步提升,2019年全国共消费牛肉833万吨,同比增长11.23%。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产地是巴西,价格只有22元/公斤,中间利差巨大,引得无数黑心商人为之铤而走险。

近年来,虽然国家不断打击牛肉走私,2019年牛肉走私成本相比两年前增长了1.4倍,达到2900美元/吨。

这些牛肉没有经过正规的检验检疫手续,不光存在着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也有着很大的生物安全风险。

大家应该都知道,中国的牛开始都是以役用为主,也就是耕地、拉车等等,是很多农村家庭最值钱的物件,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卖掉或杀掉的。

所以,从1990年代中后期起,农民开始大量卖掉耕牛,这些牛就成为了肉牛市场最初也是最重要的来源。

由于当时人们对牛肉的需求量并不高,耕牛数量也很充足,而且育肥技术也在提高,所以牛肉价格也比较稳定。

有一点需要说的是,中国大部分牛肉企业并没有涉足到肉牛繁育环节,90%以上的母牛和小牛都掌握在农户手中。

2008年,中国全国还有3300万头存栏母牛,到2012年就只剩下2300万头,其中一些地方母牛直屠量甚至超过了50%。

据统计,2000年时我国肉牛存栏量还有1.23亿头,而2009年存栏量就拦腰减半,下降6000万头以下,随后,这个数字基本维持在6000—7500万头。

但母牛一胎只能生一个,只有1%—2%的概率能生两个,而且母牛怀胎和人差不多,要280天左右。

所以,我国大部分肉牛企业专注收购架子牛进行育肥和宰杀,因为从架子牛到育肥牛通常只要4个月。

如果要进行繁育,那就要占用更多场地,生产周期更长,导致企业成本大大增加,所以,现在还主要依靠农户散养。

2017年时有个数据,我国有59%农户的肉牛饲养年出栏量在10头以下,100头以上的只有15%。

说起来一头牛平均可以赚到4000—6000元左右,比一头猪要多赚很多,但其实农户养牛的积极性并不高。

养牛投入成本大,一只牛犊在2500-5000元之间,好一点的品种甚至需要六七千元往上,从饲养到出栏,一头牛的成本往往要1万多。

这些年,很多屠宰厂也陆陆续续退出,存活下来的屠宰厂宰杀量也仅能达到设计能力的1/3左右,宰牛的利润也从以前的六七百下降至一两百。

但日本人稠地狭,养牛成本非常高,牛肉也供不应求,直到现在日本牛肉自给率也只有40%。

1985年后,日本海外投资快速增长,其中,一部分日本企业开始在澳洲大量买牧场,养牛。

1988年,日本火腿株式会社收购了澳大利亚在昆士兰州和维多利亚州之间的Whyalla牧场,面积5316公顷(将近8万亩)。1990年,由日本人开始运作。

收购时牧场只有3000头牛,日本资本介入后,开始大规模扩张,常年存栏量在50000头,最高峰曾有75000头。

不光收购牛场,日本火腿株式会社后来又收购了Oakey Beef Exports等3家屠宰企业,形成了完整的牛肉供应链。

同样是在1988年,日本丸红收购了澳大利亚Rangers Valley牧场,当时规模只有4000头牛,在1992 年扩张到1.2万头,现在保持在3.3万头左右,是澳洲规模排名第6的牧场。

如今,虽然日本牛肉严重依赖进口,但进口的份额中,又有将近60%其实是来自澳大利亚。

上一篇:大学生选择考研还是工作?这些问题等毕业前才
下一篇:史无前例!小卡和詹姆斯都有希望创造NBA历史,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3631597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