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摄光影」杨军摄影作品赏析 ·《阿勒泰牧民

admin 2020-05-01 08:18 行业动态

新疆阿勒泰地区福海县的哈萨克牧民,拥有“千年游牧、千里牧游”的生活习俗。每年五、六月间,牧民集结相邀携家带口,赶着自家牲畜,从天山这边的萨尔布拉克春秋牧场,迁徙到天山那头数百公里之外的夏季牧场,到那里繁衍生息、接羔育驹。九、十月间,又赶着更多牲畜回到春秋牧场,蓄膘过冬。年复一年,岁岁更替。

2019年6月3日,我和新疆著名摄影师马新民老师一行7人从哈密启程去阿勒泰地区福海县拍摄著名的每年一度哈萨克族牧民转场大迁徙。

“逐水草而居”是哈萨克游牧民族生活的真实写照。今年6月5日,千年古牧道上,成千上万牲畜,组成大大小小色彩斑斓的迁徙团队,绵延数十公里,摩肩接踵,浩浩荡荡,勇往直前。牛哞、马嘶、羊咩,声声不绝;吆喝声、马鞭响、摩托鸣,此起彼伏;黄沙蔽日,前赴后继,气势磅礴;奏响一曲生命的赞歌。

这次拍摄历时4天,行程2500公里,拍摄1120余张照片。记录了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可可托海牧民转场和福海县萨尔布拉克春秋牧场转场。

每年春秋两季,几乎像永恒的约定,每当季节变换,生活在阿尔泰山、天山、帕米尔高原的牧民便开始“搬家”更换牧场,从山前平原的春秋牧场,搬至深山里的夏牧场,等到气温下降,再从高山带逐级往下迁,以便赶在冬天来临前,回到河谷低地或沙地周围温暖的冬牧场。千百年来,哈萨克族人拖家带口沿着百年古牧道,山道隘口进行着史诗般的大迁徙。

转场这一活动在观者看来浪漫自由,但对牧民来说是异常艰辛, “再长的路总有终点,再黑的夜也有尽头”,生性乐观的哈萨克人相信困难是阻挡不了勇敢牧民的脚步。

现在的转场也会雇佣汽车将老人和孩子及所需生活物品提前运送到目的地,这样牧民们只须准备转场途中耗用的食物及御寒用的简易帐篷等就可以轻装前行了。

冬季转场的艰辛更是不易,寒冷,劳累,长途颠簸,风餐露宿,还要应对各种不测,长长的牧道,紧紧拴着牧人的心,也引领着他们一路坚定的前行。

如果你有幸路遇转场,请停下你疾驰的车轮,用目光祝福他们,来年你会在这亘古不变的牧道上又看到风尘仆仆的他们毅然回归的身影。

众所周知,哈萨克人的历史就是在游牧中撰写的;哈萨克人的歌曲更是在迁徙中传唱的。正所谓:哪里有水哪里就有草原;哪里有草原哪里就有哈萨克人的家。这是对于哈萨克这一游牧民族的写照。

杨军,作为一名来自于山西忻州、八十年代毕业于石油院校的油田技术干部,他的工作与生活就像游牧民族一样,从渤海之滨的胜利油田起步,到戈壁荒原的玉门历练,最终在火州楼兰内退休息。这些年,他“头顶天山鹅毛雪,面对戈壁大风沙……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是我们的家。”这样的人生历练,造就了杨军热爱生活、不畏艰难、酷爱摄影、兴趣广泛的特点。他网名叫做“有心人”,在他眼里,一草一木都是风景、万水千山皆为坦途。“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说的正是他这种性格的人。

6月3~5日,他本来是要事缠身,当得知阿勒泰福海县萨尔布拉克牧民转场的消息,果断的放下手头的活计,自驾车辆从哈密日夜兼程到阿勒泰,拍完照片又是日夜兼程返回来!短短一天的拍摄,便满载而归!制作美篇与大家分享。

美篇开头,他引用了哈萨克族著名诗人唐加勒克的诗歌,引申出将要踏上漫长旅程的场面:女人骑马走在前头,驮着全部家当的骆驼,与主人形影相随的牧羊犬……这些元素,构成了哈萨克族人心目中的家。美篇的背景音乐,选用了哈萨克网络歌手吟唱的《黑走马》。点开他的美篇,醒目的标题、激扬的音乐、恢宏的画面徐徐拉开了牧民转场的帷幕,呈现给我们哈萨克民族不畏艰难、意志坚强的英雄气概。一帧帧光影艺术高超的图片、一段段文字说明详尽的语言、一声声歌词演唱激越的音乐向我们呈现出的是一场轰轰烈烈、气吞山河的生命的赞歌!

尽管杨军美篇中的照片在前期构图抑或后期创作方面与大师级的摄影家尚有些许差距,但我深深地认识到:他正在用他跋涉的脚步甚至飞驰的四驱车轮追赶业内高手,在一步步艰难地踏上大师高度的平台。我要说:杨军,你真棒,我挺你!

杨军 吐哈油田内退员工。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哈密市摄影协会会员,吐哈油田墨缘书画摄影协会理事。摄影作品多次入选哈密市和吐哈油田摄影展。2017年端起相机跟随新疆著名摄影师马新民老师跑遍哈密周边的戈壁沙漠、草原雪地、雅丹盐渍等地貌。在成就艺术的同时也跟老师学到了诚实为人踏实做事的处事风格。

上一篇:坚持三个原则,有序恢复体育运动
下一篇:节能静音的高性价比之选,小Biu智能风扇评测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3631597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