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日本男人”?

admin 2020-04-22 07:19 行业动态

在这里,政治学者带你解读世界局势,剖析政坛动荡;历史学家为你讲述悠长历史,回溯往日时光;背包客娓娓道来诗与远方,带你领略文化碰撞;电影爱好者向你推荐高分影片,满足你所需的精神食粮……跟随作者的笔触,我们观察世界、奇遇人生。

关注看世界,用思想丈量世界,找回一颗自由而有趣的灵魂。做一个世界的水手,奔赴所有的码头。

一个男人,如果过度打扮,就容易遭受讨厌。学生时代穿得最时髦的男生,最容易被家长当作是“流氓”。长大之后越在意外表的男性,越可能被批评说,“没有男子气概”。

在东京奥运会举办的1964年,几乎每个周末都有一两千名青年,在东京银座游逛。他们穿着类似的衣服——三粒扣的西装外套、紧身的卡其裤,头发梳成三七分,聚集在一起。

男男女女,嬉戏张望,共同模仿从美国东海岸学生群体中引进的“常春藤时尚”。这是日本街头时尚的发端,也是日本时尚气质多样化的开端。

这群摩登男孩女孩,很快被日本警方逮捕、驱赶。但没有叛逆,就没有时尚,警方的治安维护,反而将当时的“常春藤”着装,送上了神坛。

在之后的东京时尚演义中,每一种新潮流发起人,都是这样,从边缘走来,从男装变革,激烈地开张。

石津谦介是日本“常春藤”时尚的始祖。银座的两千名青年,都是因为他介绍的美式时装,而上街、被捕,引发狂热,也因为他的一席演讲,一周内消散如烟。

当时的VAN的店员,即使兜里一块日元也没有,也可以凭借三粒扣西装、卡其裤和乐福鞋,随意走进东京任何一家高档消费场所,不被拦下来。VAN逐渐让消费者们相信,这种新的美式穿衣风格是出色的,而不是流氓的。

20世纪60年代,日本时尚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新宿的邋遢嬉皮士俘获了年轻人的心。嬉皮士风格,同样不是日本的原创风格,而是来自美国西海岸的牛仔灵魂。

一时之间,牛仔裤替代了卡其裤的地位。在那十年日本卖出的牛仔裤,布料拼接起来,可以从地球来回月亮90次。

牛仔裤的至尊经典款,Levis501直筒裤也面世了。值得一提的是,这条牛仔裤,不管是原版还是复刻款,都在日后卖出天价。

山崎真行作为叛逆少年,开创了日本的非主流“Yankii”时尚。它以原宿为据点,为20世纪70年代的中学辍学生和少年犯,提供时尚引导。夸张的豹纹、果冻色调的衣裙,把头发梳得高高竖起,抹上一大罐头油之后的鸭尾飞机头,是他们的特征。

对于这一批日本时尚年轻人来说,坐上摩托飞车,挎上收音机,在周末的原宿广场上起舞,是他们的永恒回忆。而随后,由他掀起的“古着”狂潮,也“点石成金”般开启了一轮新的日本时尚。

到了20世纪80年代,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在巴黎秀场一鸣惊人,随后人们关注到了三宅一生、高田贤三。这些日本设计师,从国际市场回日本后,成为国内的神级人物,并塑造了一种“巴黎日本风”。

重松理在涩谷开了他的第二家Beams之后,消费者们开始逃离原宿,冲入涩谷。他的店铺,开启了一种新的涩谷休闲风格,带来的“混搭”概念,在20世纪90年代初,统领了日本社会。当时的涩谷男孩女孩们,虽然身上每一件衣服都是美式风格,但整体美感却已超越了美国。

20世纪90年代,是木村拓哉穿Bape的年代。藤原浩将嘻哈文化带进日本,而他的徒弟Nigo,“藤原浩第二人”,将这种地下时尚更加推广,即使是当时最炙手可热的日本男星,也会连续穿着他们的品牌。

当然,在优衣库、Gap这些店铺席卷日本之后,如今的Nigo,也是优衣库的U.T. T恤的设计人。

纵观日本街头60年,女装的流行趋势和循环速度,始终要比男装快上许多。但真正展现日本时尚变革的,还是要从男性时尚看起。

日本是制服社会,什么场合穿什么样的衣服。对日本人来说,一个新的生命历程,校园新生、职场新人、参加新的运动,往往都是从一套闪闪发光的新制服开始的。

日本的制服是有讲究的。在一些特别场合,日本男士必须穿着西装。会议、婚礼、葬礼场合的西装,也各自有不同的设计。

有个古老的笑话,中国人去日本购买西装,穿回国觉得很漂亮自豪,结果闹了笑话。他不知道那是葬礼专用的。

但讲究,并不意味着时尚。在传统的日本文化中,人们把“着装得体”编织进社会规范。“只有好好穿制服的孩子,才是好孩子。不好好穿衣服的人,可能是教育出了问题,要么不孝,要么有犯罪的可能。”

这个想法如今听起来是天方夜谭,但对于90后之前的各代中国人来说,很容易感同身受。乖顺的学生,在路上碰到穿喇叭裤的同学,大多会绕开走。穿惯了制服的时代,对时尚的恐惧是共通的。

但是,如果人们到哪里都穿制服,那么这个国家就不可能会有“年轻时尚”。如果人们,尤其是男人们穿上学生服、工作服,那么就从不会为穿着动脑子,而没有时尚眼光的训练,就永远也不可能穿得多漂亮。

青少年开始通过打扮自己来寻找自己的时候,第一件事必然是反抗制服。他们换上制服以外的外套,就是把对时代的批评穿在身上。

VAN Jacket把“常春藤”衣服卖给了青少年,这些青少年被警察带进监狱,VAN也被成年人仇视。但实际上,它模仿的只是美国东海岸的大学生穿着。当VAN变成主流,成为家长会上的得体服装之后,VAN的时尚劲头也就过去了。

紧接而来的“脱离甚至远离制服”,也是意料之中的。嬉皮士风格,“Yankii”不良少年风格,前卫的“巴黎日本风”,Beams的涩谷休闲风格,由藤原浩引入、Nigo发扬的街头时尚……

对于日本女性来说,“卡哇伊”是一个绝对高级的形容词。不同于其他国家形容另一个人“可爱”时,多少带点意味不明的贬义,日本人的“卡哇伊”,几乎是一个没有负面意义的词汇。

一度,东京街头多了许多通身黑衣的女孩,她们当时被称为“乌鸦女”。这些“没有性别的服装”开始流行,对传统的成熟女性形象进行了否定。

对叛逆心态的包容,让日本消费者有机会打破对着装的偏见,从制服里出逃。但真正对日本时尚业有持续影响的,是日本的时尚刊物、经济发展、制造业发达和工匠精神。

1956年,日本结束“战后”状态,开始经济快速增长。战后婴儿潮一代,富裕阶层最先追逐时尚,进而辍学生和不良少年们也不甘人后,在原宿发展出自己的时尚。

但归根结底,不管是富裕阶层,还是辍学生、蓝领工人甚至不良少年,他们都有足够的资金为自己购置相应成本的衣着。

这60年里,美国始终是日本时尚界的模仿对象,如今美国早已失落自己的着装传统,比如乐福鞋恍然已经变成了人字拖,“休闲”到令人叹惋。

而由于日本人的工匠精神、日本时尚刊物的权威以及日本制造业的不断精进,21世纪初,日本的美式时尚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本身。

至于“日本时尚之城”的宝座,60年来,始终在东京的银座、新宿、原宿和涩谷之间,漂来夺去。好在到最后,谁也没有统一谁,才保留下来日本这多样化的时尚繁华。

上一篇:国务院发来感谢信!揭秘海淀这家企业的“硬核
下一篇:荣耀亲选让生活更惬意!智能即热饮水吧,秒速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3631597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