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县一商人500万投资款“打水漂” 官员资源入股

admin 2020-07-10 09:55 公司动态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九十四条规定,党员干部存在经商办企业,或者违反有关规定在经济组织、社会组织等单位中兼职等行为,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近日,来自河北石家庄的读者许兴旺向尚法新闻(ID:zgsbfzzk)反映称,2018年初,经债务人高龙飞介绍认识了马献辉和时任赵县公安局副局长冯进波。二人向其表示,赵县永通西路路南顺城街西关村城中村拆迁改造项目不错,一旦投资开发,收益不菲。因担心拆迁工作和项目手续难办,两人强调,冯进波在赵县公安局工作多年,这些都不是问题。

令许兴旺没想到的是,从合伙开公司到投入资金,不仅项目迟迟没有进展,投进去的500万元也不知去向。为挽回损失,许兴旺曾多次向赵县公安局和赵县纪委监委反映情况,但两部门做一了解之后,便不了了之。对此,他认为,上述两部门的做法是在偏袒冯进波。

为核实上述反映情况,截至发稿,尚法新闻(ID:zgsbfzzk)多次致电赵县公安局政治处和赵县纪委监委信访室,均无人接听。

因长期拖欠许兴旺款项约500万元,2018年年初,高龙飞对许兴旺表示,认识两位朋友想与他合作做点生意。后经高龙飞介绍,许兴旺和冯进波、马献辉得以认识。

许兴旺告诉尚法新闻(ID:zgsbfzzk),冯进波和马献辉想开发赵县永通西路路南顺城街西关村城中村拆迁改造项目,经初步估算,项目前期需要投入资金1200万元,因两人拿不出这么多钱,这才找他合作。

见许兴旺犹豫,冯进波称自己曾担任赵县公安局副局长多年,拆迁工作以及项目手续方面都不是问题。后三人口头约定,许兴旺出资1000万元,占80%股份,冯进波、马献辉各出资100万元,各占10%股份。

2018年4月18日,应冯进波要求,许兴旺向其个人账户打款100万元,用于项目前期工作。同年4月26日,三人联合注册成立了石家庄市旭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辉公司”)。

“在工商登记时,冯进波不愿出现在登记中,便让马献辉代持其股份,两人共占股份20%。我也让赵建龙(许兴旺司机)代持我的80%股份,担任公司大股东。”许兴旺表示,公司成立不久,冯进波便又让其向公司汇款。

尚法新闻(ID:zgsbfzzk)根据银行转账记录发现,2018年5月15日、5月21日、5月23日,许兴旺共计向旭辉公司汇款400万元。

由于项目迟迟没有进展,许兴旺便来到旭辉公司了解情况,经调查发现,冯进波和马献辉不仅控制着公章、营业执照等公司手续,连财务状况也不向其提供。期间冯进波还伙同他人将汇入到自己个人账户以及公司账户的共计500万元,以各种名义瓜分殆尽。其中,2018年5月23日,向朱中波账户打款64万元,次日,又向高龙飞、王海涛账户分别打款45万元、15万元,共计124万元。

“冯进波是在2018年年底才退休,身为一名党员干部,在与我签订《合作意向书》时,仍担任职务,作为赵县公安局副局长,在明知国家禁止党员干部经商办企业的情况下,为了利益,竟选择铤而走险。”许兴旺表示,500万元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按照我国相关法律法规,按理说在其报警后,赵县公安局应该立案侦查,但截止目前,其仅被赵县公安局喊过去两次做了笔录,便不了了之。

此外,除向赵县公安局报警外,许兴旺还曾多次向赵县纪委监委反映情况,在被喊过去了解情况后,也不了了之。

6月30日,尚法新闻(ID:zgsbfzzk)致电赵县公安局办案民警高晓冲,电话刚被接通便被其挂断。随后,记者多次联系赵县公安局政治处,电话均无人接听。

据许兴旺介绍,按照三人当初的口头约定,他本人出资1000万元,占公司80%的股份,其余二人各出资100万元,共占20%的股份。当发现项目没有进展时,他曾要求冯进波、马献辉拿出200万元汇入公司,但遭到两人拒绝。经协商,一开始两人还答应将500万元退给他,后来不知何种原因,便翻脸不承认,并对其表示,想告就去法院告吧。

尚法新闻(ID:zgsbfzzk)注意到,2018年4月30日,许兴旺和冯进波、马献辉三人签订了书面《合作意向书》。

《合作意向书》显示,甲方(许兴旺)、乙方(冯进波、马献辉)共同注册旭辉公司,并以旭辉公司作为赵县永通西路路南顺城街西关村城中村拆迁改造项目(以下简称“本项目”)的开发和运营主体;本项目开发资金由甲方投入,与项目相关的拆迁、立项、审批、调规、与相关被拆迁个人和村集体及相关部门的关系协调等工作,由乙方负责;甲、乙方对本项目的利润按甲方80%、乙方20%分配。

针对许兴旺反映的问题,马献辉在接受尚法新闻(ID:zgsbfzzk)采访时回应称,《合作意向书》写的明明白白,从未提到过乙方需要投入资金200万元。

马献辉强调,项目之所以被搁浅,是因为许兴旺后期不再投入资金导致的。2018年许兴旺反映后,警方和纪检部门曾找过他和冯进波,后来警方认为他们之间系经济纠纷,建议走诉讼途径。关于500万元资金去向,其中近400万元的过渡费已经按照约定打进了拆迁户的账户里,加上公司房租、装修等费用,合计下来约480万,这些都是有凭证的。至于许兴旺提到的124万被打入朱中波、高龙飞、王海涛等人账户,这些都是高龙飞让他们汇款的。因当初三人是经高龙飞介绍认识的,而许兴旺本人在石家庄,所以两人认为高龙飞是许兴旺派过来负责项目的,故此没有拒绝高龙飞提出的转账要求。

“其实在这两年期间,我也一直在找人接盘这个项目,一旦项目被重新启动,是能够补偿许兴旺损失的一部分。”马献辉向尚法新闻(ID:zgsbfzzk)表示,无论是他还是冯进波,两人均没有私自使用过许兴旺的500万元。且早前拆除村民房屋的时候,约定两年后向他们提供住房,目前两年期将满,可项目仍未动工,为此他们将面临违约的情形。

对于马献辉这一说法,许兴旺表示并不认可。他强调,作为公司的大股东,其从未授权任何人行使权利,且对两人的转账行为均不知情。

为此,尚法新闻(ID:zgsbfzzk)多次联系高龙飞和冯进波,但均未得到回复。此外,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冯进波曾因侵犯公民私有财产于2009年被人在网络上举报过。

7月3日,赵县纪委监委办公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向尚法新闻(ID:zgsbfzzk)回应称,相关问题需联系信访室,随后记者多次致电赵县纪委监委信访室,却无人接听。

上一篇:省政协专题调研组来莞调研:为城乡融合发展、
下一篇:欧美订单丢了,转向印度市场却死得更快!不妨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3631597713